心理健康

夏山,让孩子自由生长

2010年冬天是异常的寒冷,但寒冷的日子里读尼尔的《夏山学校》,却不断给人一种温暖的冲击。“所有的奖品、分数或者考试都会妨碍正常性格的发展。”“假如你惩罚或者责骂孩子,你便不可能和孩子走到一起。”“成千上万的老师可以不用恐惧和处罚而将孩子教育得很好,那些滥竽充数的老师根本就该赶快走人。”“让学校适应学生,而不是让学生适应学校。”“书本是学校中最不重要的一部分,学生需要的只是读、写、算,其余的是工具、泥巴、运动、戏剧、图画和自由。”“比起那些被压抑的孩子,自由的孩子怨气少得多。”……一段段真切灵动的叙事式文字,给人带来倍感愉悦的感受,一句句充满教育哲理的论述不断冲击我的灵魂深处,让我产生无法释卷的阅读热情,让我不断在如上精彩言论之处,掩卷感喟:中国何时有夏山,中国的孩子何时能够体验纯粹、完全的学习、生命、意志之自由?我们的教育真的还有太多的路要走,我们的心灵真的还有太多的障要去破。
      夏山学校孩子的学习自由令我无限向往
      印象与记忆及现实中的学生学习是任务式、规程化、义务性的,从没有想过孩子可以自己选择读书还是不读书,从没有想过原来,好好的让孩子去玩他想玩的东西,原来也是一种学习的过程,原来每一个孩子除了可以在读书中学到本领、懂得道理,原来,孩子在自由的有意义的玩中,也可以成人、成才。
      夏山在这一点上令我难以置信,但他们又真真切切的做到了!
      “是时间向仅传授知识的教育制度发起挑战了。读书的重要性虽然是不可否认的,但也要看人而定,行行出状元。”在夏山,上课是自由的,因为他们认为,不让小孩玩个够,对于他们的伤害是很难估量的。孩子们可以上课,也可以不上课,只要他们喜欢,他们可以连续好几年不上课。夏山学校认为:一个学校用不用特殊的方法来教多位数除法并不重要,如果说一个孩子真的想学它,不论用什么教法,他都能学会。对于大多数青少年而言,学校课程不过是在浪费时间、精力和耐心,它剥夺了孩子们最重要的玩耍的权利,造就的不过是一批小老头而已。小孩和大人一样,只能学会他们喜欢学的东西。当然夏山学校并不是不重视读书,但他们认为读书应该放在游戏之后。且不应该用游戏的方式使读书更诱人,因为,游戏成为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能达到什么好目的,他们说自己实在不知道。
      反观我们身边,如果有学生不想上课,如果有学生不想整天老老实实的坐在课堂里,而是想到春天的大自然里去走走,去了解万物的生长的知识,而是想走进夏山的学校的工艺房一样的教室里,专心的去玩他喜爱的手工,这样的情形可能吗?一是观念上不可能接受,我们会说这孩子八成有毛病,这样的孩子还能有什么出息呢,不能接受学校教育,请带回家去吧!二是硬件上我们也没有,目前,我们所有的中小学的校园里应该是还没有夏山学校里的工艺房这样的设施,即使偶尔有的学校有,也只能算是学校形象工程,也只能是一个在对外展示时才可能开放的地方吧!
      而在夏山有个孩子,名字叫汤姆,五岁来夏山,十七岁离开,一堂课也没上,他把所有时间都打发在工艺房里做手艺。但却得到后来的老板“他是我雇用过的孩子中最好的一个”评价。但是在夏山,老校长却可以骄傲的说:也许我们这里十二岁的孩子不能和一般同年龄的孩子在写字、拼音或者数学分数上一争长短,但只要是需要创造力的考试,夏山的孩子会遥遥领先。
我们呢,除了全力追求并努力创造值得炫耀的小升初、中考、高考的辉煌成绩,还能说些什么呢?我们会尊重孩子想学什么或者还是不想学什么的主观想法吗?答案是不会。没有学习的自由,没有选择学习的内容的自由,没有将学习的观念从书本的概念扩大及生活的变化,我们的孩子看样子是无法享受到这种自由的,我们的孩子就只能千人一面的在考试大军中机械成长了!我们的孩子也只有在被动的在老师、家长的外力推动下拼命的在他们可能并不喜爱的书海、题海里苦苦挣扎,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烦恼与痛苦,享受不到半点自由学习、自由生长的乐趣!这样的孩子读出书来,考出分来,但缺少了学的创造、学的热情,结果又能怎样呢?这让我觉得有点悲哀!
      夏山学校所循的意志自由令我无限崇拜
      我们向往意志的自由,我们向往能够听懂自己的声音,我们向往能找到安放自己心灵的地方。我们或许不怎么可以这样去实现了,但我们至少可以让我们的孩子们找到他们自己的意志。每个孩子都是有意志的,生命的意志应该是自由延伸而不受约束的!
      但我们的教育从来都只关心让孩子接受教育,而不管自己在教给孩子什么,但我们好象天生就非常喜欢做孩子的最全面的保姆,努力不让孩子因为跌倒而要自己趴起,努力告诉孩子我们知道的一切的知识与方法……。
      而夏山学校这样问自己:我们的教育中有多少真的价值,真能让孩子表现他们自己?夏山人问及了大人的内心:就好象在家里,孩子永远处于被动地位。每个家庭至少有一个长不大的成人,会自告奋勇的教孩子怎样玩他的电动火车。我们让孩子相信他们是不行的,必须依赖大人。这样的孩子怎能体会意志自由?
      所以夏山人说:孩子应该按照他们的意志生活,而不是望子成龙的父母或者自以为是的教育家的看法,家长与教师的关心和指导只会造就一些机器人。如果你强迫孩子学习音乐或者其它东西,就不可避免地会让他们失去意志。
面对让孩子意志自由会导致孩子无法顺利成长的质疑夏山人这样回答:夏山人坚信:这一代年轻的贝多芬或者爱因斯坦是不会让自己的才能被埋没的。人的个性可以被狗一样塑造,这是人类的悲剧。
      我们的校园里,有多少孩子真正体验与找到过自己的意志自由。让小孩自由,过他们自己的生活,说来似乎很简单,但是我们还在认为,如果不按照我们的意志去行事,孩子一定不会有所成就!但是我们还在一直使用的填鸭式的、强制的说教习惯,使我们无法认识真正自由的单纯之美,使我们的孩子无法让自己的生命意志自由的生长与展现,他们的所谓的生命的意志与选择,可能都不过是父母或者教师生命意志的翻拍而已。
      我们的校园里,有多少个孩子明确听懂了自己生命意志的冲动的声音。中国的孩子也有权利去充分体会自己的生命的意志自由,这一点不容置疑!现在,我们是不是也该换个思维了?我们是不是也该想想该举办一个怎样的学校教育,才能让孩子们的听见他们心底深处的意志自由的怒吼了?
      夏山学校让生命自由给人类期许
      教育是人类自我通向和谐心灵、创造价值、充满希望与活力的最值得期待的力量;教育是人类战胜偏私、无知、贪欲、冷漠、凶残的最后的力量。
      但现实文明社会里受过教育的孩子是怎样的呢?随时可见自杀与堕落的孩子的报道充斥报端,几乎所有的孩子都生活在一种反生命的氛围中。现在的教育让我们的孩子变得卑怯,因为它使孩子惧怕生命。今天,受到严格制约、训练和压抑的孩子,不自由的孩子,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看得到他们的身影。他很驯良,听从命令,很怕批评,同时极想做一个正常和守规矩的人。他毫不迟疑的接受一切教给他的东西,然后又把他的心结、恐惧和失意再交给他的子女。
      于是,夏山人说:时代的进步只是机械的进步,人类的社会良知还是极为原始的。教育是为人生作的准备,我们这样的文化不算成功,我们的教育、政治和经济都引导我们走上战争的道路。因为,不当的教育培养出来的不自由的孩子会表现出过度的侵略性,以过度反抗别人对他们表示的恨。
      于是,夏山人疾呼:新的一代一定要有机会在自由中长大,绝不能体罚孩子,要尽可能的少给孩子以否定和拒绝,给他们自由就是给他们爱,惟有爱才能拯救这个世界。在不自由教育之下的人不能痛快地生活,那种教育完全忽略了生命中的情感部分因为这些情感是动态的,假如只发展头脑而压制情感,生命便失去活力,变得丑恶和毫无价值。但如果情感可以自由发展,头脑也自然会得到发展。
      于是,夏山人要求我们在对待孩子的时候,不要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到孩子的生命中,成人应该能读懂自己,成人应该能够勇敢放弃自我的成见,我们要坚信孩子的天性是善良而不是邪恶的。要认识到,孩子也许会因为惧怕而接受成人的价值观念,但有时我们的道德水平也不过如此。对孩子们来说,我和他们是平等的,而不是一个可怕的权威。服从应该是社交上的礼貌。大人没有权利逼迫孩子服从,服从一定要出于孩子自愿,而不可以强加。大人的权威有时要求服从,但有时也要去服从。因为,纪律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所有的纪律都是要个人服从某种主张,在纪律严明的国家,生命是卑贱的。所以你会看到,在夏山的学校大会上,学生和教职员一样,对学校的规章制度有表决权。对所有的老师,学生都直呼其名,而不是某某先生或者老师。教职员与学生吃的一样,而且要遵守同样的校规,同时学生也不同意教职员有任何特权。
      “我相信生命的意义在于追求幸福,在于寻找兴趣。”“只有爱意味着对孩子的肯定,这在任何学校都极为重要。孩子的快乐与幸福的程度,全靠我们给他的爱和赞许。” 如果说夏山学校给了我们未来人类的某种美好的期许的话,我想夏山学校的创办者尼尔在书中这样的二句话可以作为对此问题的最好回答。
家教动态
    友情链接